• 胡适可以容忍异议但不能容忍愚蠢?

2020-08-01

胡适给人的印象是谦谦君子,器量宽宏,尤其是容得下异议。他在1925年写了一封信给已是中共总书记的陈独秀,裏面有这几句:

「我们两个老朋友,政治主张上儘管不同,事业上儘管不同,所以仍不失其老朋友者,正因为你我脑子背后多少总还同有一点容忍异己的态度。至少我可以说,我的根本信仰是承认别人也有尝试的自由。」

这裏表达的是政治上的容忍异议,胡适对宗教信仰有相同的态度,例如在《容忍与自由》一文便说得很清楚:

「我不信有一个有意志的神,我也不信灵魂不朽的说法。但我的无神论与共产党的无神论有一点根本的不同。我能够容忍一切信仰有神的宗教,也能够容忍一切诚心信仰宗教的人。[…] 我自己不信神,但我能诚心的谅解一切信神的人,也能诚心的容忍并且敬重一切信仰有神的宗教。[…] 我年纪越大,我越觉得容忍的重要意义。若社会没有这点容忍的气度,我决不能享受四十多年大胆怀疑的自由,公开主张无神论的自由。」

胡适可以容忍异议但不能容忍愚蠢?

然而,在《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裏,胡颂平记录了这一则:

『这两天先生有点怕听电话的声音;因为梅贻琦的病已经到了危险的境地,如果有人电话来,只怕是他不幸的消息。昨天下午从卧房出来,轻轻的问:「有没有坏消息?」王志维就说:「没有没有。听说梅先生的病体见好些。」

今天下午到台大医院去检查身体,顾文霞、徐秋皎等都在那里。检查之后,先生要去看梅贻琦,但他们都劝先生不要上去,说:「梅太太同一屋子的女人在祈祷,在唱歌。现在只求上天保佑了。」先生四点半回来,很沉痛的大声说:「这是愚蠢!我本来很想看看梅先生,他也渴望能够见见我。他还没死,一屋子愚蠢的女人在唱歌祈祷,希望升天堂。— 这些愚蠢的女人!」

先生平时常说:「任何事我都能容忍,只有愚蠢,我不能容忍。」』(页二三二至二三三)

假设胡颂平记录属实,这显示胡适言行不一、甚至是伪君子吗?虽然名人的传记、日记、事蹟记录、传闻等大都有美化其人的成份,胡适的亦不例外,但胡适既能令李敖这样痛恨伪君子而擅于挖人阴私的人敬佩,即使他的容人之量被夸张了,也不至于是水份居多。那幺,我们应该怎样理解胡适说的「不能容忍愚蠢」?

首先,我认为胡适在《容忍与自由》裏说自己「敬重一切信仰有神的宗教」,是夸大了自己对宗教信仰的容忍态度:我相信他做到的只是「谅解」,而不是「敬重」,因为从他的着作裏可以轻易看出他认为大多数人的宗教信仰主要是基于无知-我们可以谅解无知,但如何能敬重呢?(也许胡适真的有他「敬重一切信仰有神的宗教」的理由,但至少他没有明确指出来,读者亦无从猜度哪会是甚幺理由。)无论如何,能够谅解,便足以支持容忍的态度。接着的问题是:胡适说自己不能容忍愚蠢,是因为他不能谅解愚蠢吗?

假如胡适用「愚蠢」一词是取同义複合之意,即「愚」和「蠢」都是「智力低」的意思(注),而一个人的智力在很大程度上受先天限制,他便没有理由不谅解愚蠢,因为那不是愚蠢的人之错,也不是愚蠢的人能大大改善的缺点。

不过,「愚」不只有「蠢」之意,《康熙字典》便列了其他意思:「戆也,闇也,蒙也,昧也,蠢也,钝也,愗也,滞也,固也,蔽也,冥也。」其中有几个是「无知」之意;《荀子》〈修身〉篇亦云:「非是是非谓之愚。」以非为是,以是为非,就是无知了。假如胡适用「愚蠢」一词主要是指无知,他有理由不谅解愚蠢吗?

无知可以改善,并且大大的改善-虚心求学、读书明理、凡事讲求证据、不顽固武断,便可以减低无知的程度。明知有机会减低无知而放过机会,这也许是不值得谅解的;可是,不少人的无知是受后天限制,根本没有机会改善,甚至不意识到自己的无知。胡适既然能「谅解一切信神的人」,对于受后天限制的无知之人,他理应同样谅解。

因此,胡适不能容忍愚蠢,甚至于骂人「这些愚蠢的女人」,这和他容忍宗教信仰的态度是不一致的。不过,他对梅太太和其他女人唱歌祈祷一事的反应,大概是出于关心朋友的急切之情,是值得体谅的。胡适无论多幺理性和宽容,究竟是人,难以完全一致,亦难免受情绪影响。至少我对他这次骂人愚蠢并没有太大的反感,因为他只是偶一为之,而且情有可原;他始终是位有学问有器量的人,远非那些抑人扬己之辈可比。

(注)「蠢」的本义乃「虫动」,我们现在仍用「蠢蠢欲动」一词;虫动迟缓,也许是由此引伸出笨拙之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眉山L与生活|娱乐生活资讯|交流和传播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现金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sungame sunbet管理网手机入口 申博66psb 手机sunbet代理 申博360老虎机 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 申傅太阳神 申博sunebt 申博sunbet多玩网